纽约如何改造和完善自己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0-19 13:42
  • 人已阅读

纽约,有人说是天堂,有人说是地狱,而从生活在这里的纽约人的亲身感受来说,它既非天堂,也非地狱,而是一座拥有830多万人口、在不断改造自己、完善自己的人间大城。

不断进行的改造、重建工程

纽约曼哈顿早在1902年就出现第一座摩天大楼“熨斗大厦”,此后一座座高楼大厦就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这个大西洋畔的岛城上,形成了鳞次栉比的天际轮廓线。从帝国大厦顶上俯瞰整个城市,你会明显感到它层楼叠宇、极为壮观的雄伟气魄。笔者多次登顶眺望,依然觉得有一种如雨后春笋般的动感,因为不时有新的高楼从楼群中、在楼与楼的间隙中冒出来。2001年“9·11事件”中世界贸易中心双厦被毁后,有人以为纽约再也不敢盖摩天楼了,可实际上是照盖不误,因为在寸土寸金的纽约,只有高楼大厦才能适应其经济持续发展、人口不断增加的情势,而现代化高楼也毕竟是科技发达、经济繁荣的标志。2006年开始在世贸中心废墟地上建造的“自由大厦”今年就将竣工,其532米高度超过411米的世贸中心双厦。

纽约的改造、重建工程不断进行,市容变得更加多姿多彩。

曼哈顿大中央火车站,一座既宏伟又典雅的古典装饰风格建筑,经过改建,已由上世纪80年代的凋敝、败落景象,变为一个兴旺的商业区和旅游景点。

哥伦布圆形广场(Columbus Circle)经重建后焕然一新。该广场建于1905年,是数条大街的交汇点,曼哈顿的交通中心,广场中心的哥伦布纪念碑早于1892年纪念哥伦布抵达新大陆400周年时就已矗立在那里。由于年久失修,该广场及其四周街道和建筑已显得陈旧落后,与城市的发展不相适应,市政府便制订了重建计划,从2000年开建到2005年完竣,迅即出现了一个崭新的哥伦布圆形广场。如今这个广场是曼哈顿的新景点,其3300平方米的圆形街心公园绿树掩映,草坪如茵,喷泉竞涌,鸽子相聚,是市民、游客们的休憩之地。圆形公园四周的圆形街道平坦宽阔,各种车辆畅行不堵。而在整个广场四周是一座座漂亮的商厦、旅馆、博物馆,时代华纳公司总部高229米的玻璃幕墙双厦尤能吸人眼球。由于该广场紧靠中央公园,所以游客们一般还必去公园游览,享受这个面积高达840英亩的大公园所提供的各种雅兴乐趣。

曼哈顿42街变成了“新42街”,其红灯区已经消失。上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初的曼哈顿中城简直是一座色情之城,繁华热闹的42街西端和时报广场竟是色情电影院密集的处所,那些影院昼夜放映充斥赤裸裸性事镜头的黄色电影。除了色情影院,另有许多性商店出售性画报、性碟和性工具,还提供“偷窥”镜头观男女床事。“X”本标志不宜18岁以下青少年观看的影片,而那些色情影院和性商店却有意用“XXX”和“现场裸体”等字眼来逗引观众。由于60年代的“性解放”“性自由”浪潮威力很大,也由于美国宪法保障言论、出版自由,纽约就这样一度成为名扬世界的黄色城市。

然而,这种卑俗情状毕竟不符合广大市民的意愿,在民众舆论的压力下,市政府采取措施,如在42街、时报广场和百老汇大街交汇处的戏剧区(也是红灯区)加强警力,着重搜查色情影院和性商店内的贩毒、嫖妓行为,然后通过法律予以起诉,或实施旧楼拆迁、盖建新楼计划,迫使这些色情场所关闭或迁至偏僻街区,从而逐步改造了42街和时报广场。如今的42街已挂上“新42街”的路牌,以示与过去的红灯区划清界限。

解决饮水安全和空气污染问题

回顾纽约市这些年来的变化,市民们最感欣慰的是自然环境保护得更好了,饮水完全洁净,空气污染程度大大下降,大家生活得更放心和安心了。

纽约市的水来自200公里以外的19个水库,其水均为卡茨基尔山脉的洁净山水,得到严格保护。根据《联邦安全饮水法》,饮水都应经过消毒。纽约市严格执行,用氯化物加以处理。全美国只有5大城市的饮水用氯化物消毒,消毒后就足够洁净,纽约是其中之一。纽约市民可以放心地像饮用矿泉水一样饮用自来水。

空气污染问题,纽约市政府一直在致力加以解决。2007年时任市长提出甚有气魄的“纽约市计划”(PlaNYC),决心严格执行联邦“空气污染控制规则”,争取纽约在2030年之前成为“全国空气质量最干净的大城市”。为控制空气污染,纽约采取了禁烟、改善公共交通、减少私人汽车、节约能源、降低汽油用量、建造绿色房屋和街道等措施。

2003年,纽约市颁布与加利福尼亚州一样严格的禁烟令,规定所有公共场所对烟民一律不予照顾,不设“吸烟区”。据后来一项调查,2010年纽约吸烟人数比2002年减少了35%,全市死亡人数也因此明显减少,平均寿命则显著增长。

纽约市政府十分重视发展、改善公共交通,其地铁和公交车线路密如网络,四通八达。为鼓励市民使用公共交通,不开或少开自备汽车,公交系统采取了许多措施。如10多年前开始实行地铁和公交车联运,乘客在两小时内乘地铁又乘公共汽车只须付一次钱。近年来许多地铁站加建了电梯或自动扶梯,便于乘客进出车站。为公交车站修建美观的钢玻璃棚,也是近年来的新气象。

最近,纽约又推出一个名为“市备自行车”(City Bike)的新措施,鼓励市民和游客租用自行车。波士顿、华盛顿、巴黎、伦敦和蒙特利尔等城市的实践证明,出租自行车对减少汽车甚有成效,纽约因此跟进效法。该措施先在曼哈顿和布鲁克林区试行,市政府提供6000辆蓝色自行车,停放在这两个区的自行车站供租用,一天10美元,一个月95美元。许多街道已辟有自行车专用道,人行道上则立有固定钢圈,供骑车者临时停车。

由于公共交通方便,纽约人不像洛杉矶人那样出门一定要有车,所以纽约人中无车者居多。据一项调查,纽约市是美国唯一的有50%以上住户(曼哈顿更高至75%)没有汽车的城市,而全国的比例是只有8%住户没有汽车;全国1/3的公共交通使用者、2/3的火车乘坐者都住在纽约市或其郊区;纽约购物者中只有6%的人使用汽车。另一项调查进一步说明,纽约830多万人口中无车者占75%。

为减少汽油用量,纽约市大力提倡使用“混合式”汽车,也即既有引擎又有电动马达的汽车,它们省油而少废气。纽约市目前已有一支庞大的混合式公交车大队行驶在各条街道,所排出的碳氢化合物已经很少。很多出租汽车也已是油电混合式的。市政府还规定大部分政府车队所用之车(包括垃圾车)和高级官员的私人汽车都应是混合式的。一家生产“生物柴油”(biodiesel)的工厂目前正在布鲁克林区建造,这种利用转化有机物质制造出来的燃料可代替柴油和汽油,把废气降至最低量。

房屋暖气设备所用燃料往往产生大量烟灰,据调查,用于1%纽约市房屋内的“供暖油”所造成的烟灰污染比全市所有汽车和卡车造成的烟灰污染还严重。纽约市政府因此于2012年推出“纽约市干净供暖”计划,要求市民们停止使用高污染的6号和4号供暖油,而改用最干净的燃料。最近有报道说,此项计划要在2013年年底达到减少50%烟灰污染的目标,现正在认真实施之中。

由于汽车较少,又有多种少用汽油的措施,纽约就不像有些城市那样每天出现汽车拥堵现象,也就不会有大量温室效应气体污染空气,纽约空中也就不会出现大片雾霾。除了阴天、雨天,纽约的天总是清澈的蓝天,晨昏常有灿烂的云霞。

节约能源除少用汽油外,还须省电,纽约市政府为此也采取了许多措施。如把市内1万多盏交通管制灯(红绿灯)和“别走”信号灯换成两极真空管灯,可省90%的电而又很明亮;15万盏“眼镜蛇脑袋形”街灯也换成了可省电的其他灯。自由女神像、埃利斯岛纪念馆及纽约市其他22座政府建筑都用风力发电,每小时可省2700万千瓦燃料发电。市政府最近还打算向巴黎、柏林和哥本哈根等欧洲城市学习,整个城市在午夜之后熄灭所有不必要的电灯,如建筑物装饰灯、商业楼橱窗灯等。这一措施不仅能节省能源、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量,而且能改变人们夜间不必要地过多用电的习惯,从而促成反对“光污染”的情势。

纽约人如今可感骄傲的是,他们的城市已被列为全国能源效能最高的城市之一。全市汽油消耗量停留在上世纪20年代的全国平均值;温室效应气体排放量只是全国平均值的零头,比旧金山这样的中等城市还低。纽约人平均耗电量比旧金山人少一半,只及达拉斯人的1/4。

努力改造自己、完善自己

纽约在“绿色建筑”方面曾落后于旧金山,后来急起直追,成了领先者。自2001年以来,全市已修造了3000套绿色公寓房间。世界贸易中心7号楼则是第一座绿色办公楼,成了建造其他办公楼的标杆。该楼2002年(“9·11事件”后第二年)开建于世界贸易中心废墟,2006年竣工,高226米,共49层楼。一名市议员在落成典礼上说,恐怖主义分子袭击后纽约的复兴告诉世界,纽约人可以建设更佳、更强、生活质量更好的社区。该楼之所以被誉为“绿色办公楼”,是因为从设计到建造都着眼于空气的清洁、节约能源和其他自然资源。它有更开阔的空间,采入更多自然光,使用蒸汽涡轮发电机,设有室外空气流通装置,积存雨水用来浇灌花草树木、冲刷马桶,等等。

2013年5月28日,纽约市民在街道上体验骑行“市备自行车”(City Bike)。

让街道变成绿色,是“百万棵树纽约市”(MillionTreesNYC)计划的宗旨。该计划调动社区专家、志愿者和政府专员,一起商讨如何通过绿化环境来解决空气污染问题。他们都认识到,树木可以降低街道气温,减少空气中导致呼吸道疾病的颗粒物质和其他污染物,大片树荫有助于抵消地球暖化带来的危害,绿色空间会吸引更多市民和游客欣赏纽约市的美景。如今全市的植树活动,从政府官员到中学生,纽约人都积极参加;不少市民还去公园当志愿者,协助园丁们栽树、剪枝、灌溉、灭虫。

纽约确实在努力改造自己、完善自己,而完善总是一个长远甚至是一个永久的过程,而2012年10月飓风“桑迪”给纽约地区造成的严重灾情更告诉纽约人,如何防御重大自然灾害,这是他们面临的一个新课题,如何防止今后的风灾、洪灾,已是刻不容缓提到议事日程上来的大事。

纽约市建造在一个大西洋港湾及其三角洲的周围。地球温度在上升,海拔随之升高,飓风刮得更经常也更凶猛,纽约市因此更容易受到暴风雨的袭击。超强的桑迪飓风摧毁了数万人的家园,大批住房倒塌或浸泡在洪水之中、地铁通道也灌满洪水的景象令人嘘唏难忘,纽约有识人士因此及时提出一个大问题:“如何重建纽约?”

彭博市长认真回答了这个问题,他说:“作为纽约人,我们不会放弃我们的滨水区。我们应该保护它,而不是从那儿退却。”他的沿海岸保护计划写入了一份439页、题为《一个更强固更有复兴能力的纽约》的报告,其具体措施包括重建码头区,海岸边筑防波堤、后滩护堤或加沙丘,今后房屋建筑应高于当前的海拔高度,修订纽约市洪水地图扩大疏散范围,等等。

有专家指出,纽约和俄国圣彼得堡在地形上很相似,纽约应学习圣彼得堡的做法,在纽约湾外围修筑带14个门闸的石坝。彭博说,这样的大工程需要大量的土、水泥、石头和人工,代价昂贵,纽约目前尚无能力这样做,尽管这确实是一种一劳永逸的解决办法。

显然,在重建自己、完善自己途中的纽约,尚有很长的路要走,可以确信的是,纽约将会继续不停地走下去。